专属客服15058525901 在线咨询 留言/需求提交

我们都是自我经验的囚徒

转载自公众号:池塘之底(chitangedu)



老师,您好!


我是一名高三复读生,19周岁,与家里人的关系一直是种很微妙的情况。


我家里情况:四口之家,父母是个体老板,姐姐是研究生。别人羡慕我与家人互相逗趣说开玩笑的话的笑容,也羡慕我这种孩子很松心,但其实我很讨厌家里每一个人,家里人也并不太喜欢我。


我的情况:老师同学眼里我是好学生,但是我有想法有主见,并且不喜欢被别人干涉我的学习生活计划表。


父母对我用十分另类的方式来管我,姐姐性格善变没原则。我的一些无奈经历:过年好不容易攒下的2200元压岁钱被没收,还美其言“养你这么大,你该给我多少钱";我假期前报名参加钢琴辅导班,开班时却发现早被我父母偷偷取消了,理由就是“不想让我报”;我想到外地上学,父母就收集一些带有浓烈封建迷信气息的故事告诉我为什么不能出远门,受过高等教育的姐姐竟然也随之应和;高考考得不好我想复读,父母就“义正言辞”地反对,甚至还动员亲戚过来劝我报一个二流大学,就连曾经口口声声说只要我求上进可以复读的姐姐也变了口气、反对我。


每次回想以前的事,我都气愤得连深呼吸都排解不了;按初中课本教的办法写进日记,我却只见得负面情绪更加顽固。


可能就是这些事,我对父母对姐姐一点也不信任,而的确事后竟然证明了这样做的合理性。


人性中一些问题是没法用沟通来解决的。的确,作为一位个体老板善于使自身利益最大化是很合理的,但是同样的思路用在教育孩子要绝对服从,已成了一个青少年一生的阴影和挥之不去的噩梦;作为一个踏上社会的青年圆滑一点没什么过错,但是同样的方式用于她的亲弟弟,已成了世态炎凉的绝望。


今年高考失利是因为自己心态没调整好,以致高考考场上这些事一直在脑子里翻滚,但是复读班开学后还是没调整好,这些痛苦的回忆把我弄得乱七八糟,甚至有时做着题我气愤但无力地哭了,做题正确率可想而知,也是一团乱七八糟......我真的不能再像今年高考那样的状态了!!我还要生活!!!


这个家已经快毁灭掉我了,我也对这个家已经彻底绝望了。


我渴望追逐我的梦想,渴望潜心进入科研世界寻找生命的归宿,更为必要的是,我渴望摆脱这只魔掌。


我渴望生活。


老师,我应该怎么做才能调整过来?


我在哪些方面犯了一下我现在无法理解的认知错误了吗?




---------------------------


见信好。


"人性中一些问题是没法用沟通来解决的。"


这是你来信中的句子,我喜欢这句话,虽然很多时候我也并不愿意承认这个。每当有小孩在随笔中吐槽他们父母种种不是的时候,我也总是习惯性地让他们多交流,多沟通:


“无论你再怎么不愿承认,他们都是这个世界上最在乎你的人,也是到目前为止给你提供最多帮助和关爱的人……”


“有的时候我们的确会讨厌父母——我们总是容易讨厌身边熟悉的东西,身边熟悉的人,反而对遥远的东西充满了幻想……”


……


我总是这么告诉他们,有的时候看来起到的效果也不错。


但我想,这样的话对现在的你好像并不合适。而且,现在的我也知道,有的时候,那样的话语其实是在模糊问题与冲突:对于处于弱势的一方强调沟通交流,实质上是告诉他们要听话吧。


当然,大多数时候,我们告诉小孩要听话也没什么不对,因为相比小孩而言,父母无论经验还是能力,都要更胜一筹。但也不能否认在相当多的情况下,父母的做法本身也有问题:比如说过年好不容易攒下的2200元压岁钱被没收,还美其言“养你这么大,你该给我多少钱";比如说假期前报名参加钢琴辅导班,开班时却发现早被父母偷偷取消了,理由就是“不想让我报”;更别说用带有浓烈封建迷信气息的故事告诉你不能出远门……


这样的事情,你当然应该和他们沟通,当然应该告诉他们:你们这样做不对。当然你也应该努力那么做过,然后还是被义正言辞地反对和否决。否则,你也不会来信吐槽。




有些问题,是没办法通过沟通来解决的。而且所谓的要沟通交流之类的话,本应是说给强势的一方来听的。


所以,一直到现在,我都没有认为你的看法有什么的问题,也不觉得你犯了什么自己没有意识到的认知错误。甚至,我还觉得你以下的一段话具备敏锐的洞察力。


”的确,作为一位个体老板善于使自身利益最大化是很合理的,但是同样的思路用在教育孩子要绝对服从,已成了一个青少年一生的阴影和挥之不去的噩梦;作为一个踏上社会的青年圆滑一点没什么过错,但是同样的方式用于她的亲弟弟,已成了世态炎凉的绝望。“


你的这段话,让我想起了美国著名广播电视记者爱德华·默罗的一句经典名言。这句话是这么说的:每个人都是自我经验的囚徒。(Everyone is a prisoner of his own experiences.)


是啊,我们都是自我经验的囚徒,我们会把经历过的东西,把习惯了的事物当作理所当然。可能正是因为这样的原因,你的父亲在以个体老板的经验来对待你。而你的姐姐也同样如此。


我想,默罗之所以用了”囚徒“这样的词,是因为洞察人性的他肯定察觉到,普通人是难以跳出”自我经验“的桎梏来看待问题的。


所以,在那句话之后,默罗还说:没有人可以消除偏见——只要你认识他们。(No one can eliminate prejudices - just recognize them.)


如果真是如此,如果真的没有人可以消除偏见,那么在这件事情上,你应该理解你的父亲和你的姐姐:他们只不过是被自我经验桎梏而已。没有过足够经历的他们,没有过广泛涉猎和学习的他们,又怎么能理解你当下的心情,又怎么可能跳出自我经验来思考问题?


他们那么看,可能只是理所当然,若是跳出自我经验来对待你,反倒有些不正常。




既然了解到这样的观念。同样,我们也应该时常对自己心生警惕:我是否也是自我经验的囚徒?我是否也在被自我经验桎梏?


坦白地讲,个人以为你后面的一些看法的确是有问题的,那不仅桎梏于自我经验,而且甚至是毫无理由的。比如说,你将复读开学时的状态不好,归因为家人留给你的痛苦回忆,连做题的正确率低,也归因为他们的影响。甚至你觉得这个家毁了你,甚至对这个家彻底失望,甚至将你的家称为魔掌。


孩子,除了你自己,我想大概没人能够摧毁你。更何况,即便家人会动用你的压岁钱和辅导班的学费,即便他们有的时候看法和你不一致,甚至有不好的地方,但我可以确定的是,他们绝不会想摧毁你,更也不是什么魔掌。


读书的状态不好,这的确让人沮丧,做题正确率低,这也叫人挫败。特别是在鼓起一腔热血想要证明给别人看的时候。但我实在无法从你的家人对你的态度中,找到二者的联系。有的时候,我们不但是自我经验的囚徒,我们还习惯性地将自身的问题与责任,推到其他人身上。


“你的作业为什么做得这么差?”

“因为昨天天气不好。”


如果老师和学生有上面这样的问答,我们会觉得是笑话。成语“怨天尤人”里的“怨天”,大概指的就是这个。但是:

“你做题正确率为什么这么低?”

“因为我爸没收了我的压岁钱……”


这大概就是“尤人”,与怨天一样无稽。相信一心想进入科研世界的你,一定明白这二者是没有因果关系的,甚至与前面你所提到的其他的很多事情,都没有直接的联系。




所以,我想你的当务之急,就是调整好自己的状态。复读其实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刚开始状态不好,真的不能说明什么。相信只要不怨天,不尤人,你肯定能找到你做题正确率低的症结。然后,聪明的你,也必定能够调整好状态,然后改变,然后提高你做题的正确率。


然后,追逐你的梦想,潜心进入科研世界,直到找到你生命的归宿……


而且,我想真的做到这一点的你,一定不会再觉得:你的家人对你的影响,就是一只魔掌。


“每个人都是自我经验的囚徒,没有人可以消除偏见——只要你认识他们。”——爱德华·默罗


我认可他的前半句。但我认为人们是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消除偏见的,前提是你足够理性,是有足够的同理心。


但是,理性和同理心的获得,也是需要经历的。





-END-


后台回复关键词查看干货合集

Excel | 情商 | 影单 | 书单 | 读书 | TED

持续增加中…


“池塘之底”是上海市珠溪中学朱春华老师在学校开设的读书会和微信号,朱老师希望用这个项目鼓励在校的学生写周记、利用学校的休息时间观看TED演讲、推荐MOOC课程学习、针对各种话题进行交流和讨论等。我们都有问题,或多,或少。但那并不能改变,我们原本都是掩藏在尘埃中的珠玉这一事实。我们虽然孤单,但仍可伸手相连。愿所有成长的困难与苦痛,最终都能烟消云散。


如果您对以上的故事感兴趣,或者觉得我们正在做的事情是有意义的,那么请来信,我们希望,会有更多的人参与到我们中间来。关注微信号“池塘之底”(chitangedu),或发送邮件到:chitangzhidi@126.com。